张殊爧

剖魂入梦,方知我情深依旧。

存个稿。

“崖山海战,辛稼轩的墨魂现了。他本踏着一路的浪涛与血泪来,人们乍看以为是天上派了什么神将来救大宋。”

“可细看之下,那分明是辛稼轩二十出头时的样子。只是他如今扯了红绸,披了青甲,衣摆与血火中依旧纯白如雪。”

“于是人们的哭泣声又响了些。”

“昔年金戈铁马的辛稼轩如今因诗词封了词坛飞将……如今他的魂借着众生的念重临人间,却只露出副悲戚万分的样子,什么动作都没有。”

“辛稼轩也只是墨魂了。他眼睁睁看着二十多万的军民跳海殉了国,而他将在这世上永远存在着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22)